蒋院强律师——建设工程、房地产、刑事辩护专业律师

咨询热线:

15802024364  15802024364 15802024364
当前位置 :首页 > 成功案例

《某某地图公司、赵某某侵犯某某公司涉嫌侵犯著作权罪一案的律师意见书》

2018-05-17

律师意见书

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云南某某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某公司”)的委托,指派蒋院强律师,在某某公司控告广东某某地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某地图公司”)、赵某某涉嫌侵犯著作权罪一案中担任控告人某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现本代理律师就某某地图公司、赵某某侵犯某某公司计算机软件著作权、涉嫌侵犯著作权罪一案提供以下代理意见,望贵局予以采纳。

为控告某某地图公司、赵某某涉嫌侵犯著作权罪,某某公司向贵局提交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证书(10项10份)、“嗨皮出行”与“兔司机”用户界面相同部分公证书、“嗨皮出行”抄袭兔司机后台的录像。从这些证据可知,“兔司机智慧出行系统软件”的著作权属于某某公司,某某地图公司使用的“嗨皮出行”系统与某某公司享有计算机软件著作权“兔司机智慧出行系统软件”相似度非常高,某某地图公司、赵某某涉嫌侵犯著作权罪。

一、某某地图公司、赵某某运营某某公司的“兔司机智慧出行系统软件”并未获得某某公司的许可

1、《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条规定:“以营利为目的,有下列侵犯著作权情形之一,违法所得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违法所得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一)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其文字作品、音乐、电影、电视、录像作品、计算机软件及其他作品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发布的《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第十一条规定:“‘未经著作权人许可’一般应当依据著作权人或者其授权的代理人、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国家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指定的著作权认证机构出具的涉案作品版权认证文书,或者证明出版者、复制发行者伪造、涂改授权许可文件或者超出授权许可范围的证据,结合其他证据综合予以认定。”根据该条规定结合本案具体案情,认定某某地图公司、赵某某是否属于“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应依据以下两点确定:(1)著作权人的版权认证文书,(2)某某地图公司、赵某某是否存在伪造、涂改授权许可文件或者超出授权许可范围。

2、《著作权法》第二十四条规定:“使用他人作品应当同著作权人订立许可使用合同,本法规定可以不经许可的除外。”第二十七条规定:“许可使用合同和转让合同中著作权人未明确许可、转让的权利,未经著作权人同意,另一方当事人不得行使。”《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第十八条规定:“许可他人行使软件著作权的,应当订立许可使用合同。许可使用合同中软件著作权人未明确许可的权利,被许可人不得行使。”根据《著作权法》及《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的上述规定,许可他人行使软件著作权的,应当订立许可使用合同,并对许可使用的权利种类、是否专有、使用的地域范围及时间、付酬标准及办法、违约责任等作出明确约定。

3、某某公司《公司章程》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董事不得利用公司资源在公司以外从事与本公司有竞争关系或有损公司利益的活动。”第四十六条第(五)项规定:“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有下列行为:(五)未经股东会同意,利用职务便利为自己或他人谋取属于公司的商业机会,自营或为他人经营与公司同类的业务。”在本案中,赵某某并没有向某某公司股东告知其经营某某地图公司的情况,更没有获得股东会的同意。“兔司机智慧出行系统软件”属于某某公司的核心资产,决定了某某公司的生死存亡,因此某某公司也不可能许可其他公司运营“兔司机智慧出行系统软件”。

4、从某某公司提交给贵局的“嗨皮出行”与“兔司机”用户界面相同部分公证书、“嗨皮出行”抄袭兔司机后台的录像可知,“嗨皮出行”APP的软件操作界面只是对“兔司机”APP操作界面进行了简单修改,但是绝大部分内容与兔司机APP操作界面相同,并且会员协议、法律条款、驾车指南部分的内容基本上完全相同(具体见证据兔司机后台系统-公证书)。从某某地图公司对“兔司机”APP操作界面进行修改并且将软件名称更名为“嗨皮出行”这一行为可知,某某地图公司使用“兔司机智慧出行系统软件”并没有获得某某公司的许可,某某地图公司对“兔司机”APP操作界面进行修改并且将软件名称更名为“嗨皮出行”的行为显然是欲盖弥彰,这也表明某某地图公司、赵某某明知其使用“兔司机智慧出行系统软件”属于侵犯某某公司的计算机软件著作权而故意对“兔司机”APP操作界面进行简单修改以掩饰其违法犯罪行为。

综上四点,某某公司所提交给贵局的证据足以证明某某地图公司、赵某某在未获得某某公司许可的情况下,复制了某某公司的“兔司机智慧出行系统软件”并投入经营。某某地图公司、赵某某未获得获得了某某公司的许可这是一事实并不因赵某某是某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而被否认,(2013)徐刑(知)初字第20号案《刑事判决书》即是根据事实认定被害单位的法定代表人实施的侵犯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行为并不因其是被害单位的法定代表人而可以免责。

二、某某地图公司、赵某某具有明显的营利目的,这是其犯罪行为区别于普通民事侵权行为的根本之所在

赵某某利用职务便利,擅自复制某某公司的“兔司机智慧出行系统软件”并对其进行简单修改后更名为“嗨皮出行”,并专门成立某某地图公司来经营“嗨皮出行”,现在“嗨皮出行”已经上线运行两个月有余,下载了超过1500多次,某某地图公司所投入运营的车辆30台以上,这些行为均表明某某地图公司、赵某某具有明显的营利目的。

某某公司提交给贵局的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证书(10项10份)足以证明“兔司机智慧出行系统软件”的著作权属于某某公司,赵某某对此也是明知的,并且赵某某也明知某某公司的《公司章程》明确禁止公司董事“不得利用公司资源在公司以外从事与本公司有竞争关系的活动”,未经股东会同意不得自营与公司同类的业务。但是赵某某、某某地图公司并非是为了自己使用而擅自复制某某公司的“兔司机智慧出行系统软件”,而是对“兔司机智慧出行系统软件”进行简单的修改后成立专门公司来运营该软件系统,具有明显的营利目的,严重危害到了某某公司的生死存亡,这就超出了民事侵权的范畴,普通的民事侵权行一般表现为侵权行为人擅自使用他人享有著作权的作品,造成的危害后果也只是权利人的部分经济利益受损,侵权行为人不会与权利人存在相互竞争的可能。在本案中,赵某某、某某地图公司以营利为目的而实施的侵犯某某公司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行为已经使得某某地图公司与某某公司存在相互竞争关系,并且严重危害到了某某公司的生死存亡,不论是其主观恶性程度还是其造成的社会危害程度均超出了普通民事侵权的范畴,因此赵某某、某某地图公司的行为已经触犯了《刑法》第二百一十七的规定,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

三、某某地图公司、赵某某的犯罪数额已经达到立案标准,贵局应当依法立案侦查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规定:“以营利为目的,实施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条所列侵犯著作权行为之一,违法所得数额在三万元以上的,属于‘违法所得数额较大’;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有其他严重情节’,应当以侵犯著作权罪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一)非法经营数额在五万元以上的;(二)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其文字作品、音乐、电影、电视、录像作品、计算机软件及其他作品,复制品数量合计在一千张(份)以上的;(三)其他严重情节的情形。”《意见》第十二规定:“‘发行’,包括总发行、批发、零售、通过信息网络传播以及出租、展销等活动。非法出版、复制、发行他人作品,侵犯著作权构成犯罪的,按照侵犯著作权罪定罪处罚,不认定为非法经营罪等其他犯罪。”

第十三条规定:“以营利为目的,未经著作权人许可,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他人文字作品、音乐、电影、电视、美术、摄影、录像作品、录音录像制品、计算机软件及其他作品,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条规定的“其他严重情节”:(一)非法经营数额在五万元以上的;(二)传播他人作品的数量合计在五百件(部)以上的;(三)传播他人作品的实际被点击数达到五万次以上的;(四)以会员制方式传播他人作品,注册会员达到一千人以上的;(五)数额或者数量虽未达到第(一)项至第(四)项规定标准,但分别达到其中两项以上标准一半以上的;(六)其他严重情节的情形。”

  某某公司提交给贵局的公证书已经可以证明某某地图公司运营的“嗨皮出行”APP软件在各大应用市场的总下载量已经达到1500次以上,某某地图公司所投入的车辆约30台以上,根据某某公司的测算,每台车每个月经营收入约为2500元,即使按照30台车计算,一个月的经营收入为7.5万元,两个月就是15万元,远大于非法经营额5万元的立案标准,已经完全达到了刑事立案标准。

四、关于本案的管辖问题

《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十五条规定:“刑事案件由犯罪地的公安机关管辖。如果由犯罪嫌疑人居住地的公安机关管辖更为适宜的,可以由犯罪嫌疑人居住地的公安机关管辖。”《意见》第一条规定:“侵犯知识产权犯罪案件由犯罪地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必要时,可以由犯罪嫌疑人居住地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侵犯知识产权犯罪案件的犯罪地,包括侵权产品制造地、储存地、运输地、销售地,传播侵权作品、销售侵权产品的网站服务器所在地、网络接入地、网站建立者或者管理者所在地,侵权作品上传者所在地,权利人受到实际侵害的犯罪结果发生地。对有多个侵犯知识产权犯罪地的,由最初受理的公安机关或者主要犯罪地公安机关管辖。多个侵犯知识产权犯罪地的公安机关对管辖有争议的,由共同的上级公安机关指定管辖,需要提请批准逮捕、移送审查起诉、提起公诉的,由该公安机关所在地的同级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受理。”在本案中,传播侵权作品、销售侵权产品的网站服务器所在地、网络接入地、网站建立者或者管理者所在地、侵权作品上传者所在地均在广州市天河区范围内,显然贵局对本案具有管辖权。并且从方便侦查犯罪行为、提高侦查效率的角度出发,由贵局对本案进行侦查也更为便利。并且从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均公布的公报案例(成都共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孙显忠、张天平、洪磊、梁焯勇侵犯著作权案)看,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也是认可侵犯计算机软件著作权案应由“主要犯罪地和用于犯罪的主要计算机设备”所在地机关管辖。

我省在2016年已经制定了建设引领型知识产权强省实施方案,主要目标包括“知识产权保护能力大幅提升,创新环境进一步优化,侵害知识产权行为大幅度减少”。某某地图公司、赵某某在本案中的行为并不属于创新行为,而属于侵犯他人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违法犯罪行为,不仅对于我省建设引领型知识产权强省毫无裨益,反而是对我省着力构建的创新环境的破坏。代理人希望贵局能够维护《刑法》的威严、维护我省的知识产权创新环境、维护某某公司的合法权益,坚决查处某某地图公司、赵某某的侵犯著作权的违法犯罪行为。

此致

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区公安分局

                              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

                                    蒋院强律师

                                           

[返回]

Copyright © 2017 yingke(UISDC) - 赣ICP备1800783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