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院强律师——建设工程、房地产、刑事辩护专业律师

咨询热线:

15802024364  15802024364 15802024364
当前位置 :首页 > 成功案例

《某某村民小组诉大埔县人民政府、梅州市人民政府142.35亩土地确权行政行为纠纷一案代理词》

2018-05-17

行政诉讼代理词

  

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大埔县湖寮镇山子下村某某村民小组(以下简称“某某村民小组”)的委托,指派蒋院强律师在某某村民小组诉大埔县人民政府、梅州市人民政府土地确权行政行为纠纷一案中作为某某村民小组的代理人。根据主审法官在2017年3月14日庭询中所总结的争议焦点,两位代理人根据庭审查明的事实,在坚持庭审中发表的意见的基础上补充发表以下代理意见,望贵院慎重考虑,并予以采纳。

一、关于争议的土地是否在《山权证》的四至范围内的问题。

根据《征地协议书》的内容,争议土地的范围为:东至园林管理所山脚,南至进光公路、汽车教练场路,西至汽车教练场路,北至二号坎(即南源单层厂房背石坎)。根据该《征地协议书》的四至范围,大埔县土地管理局测绘队制作了的测绘图(见大埔县政府提交的证据第48页)。而《山权证》记载的五虎山土地四至范围“东至:下街尾沿梅河经石灰圳、沙塘窠至磨坊口(即大湾);南至:磨坊口至水明塘窠入葵坑路;西至:慢病站(慈云寺)背龙转五虎山顶直入水明塘窠顶;北至:慢病站出至县医院,经机电厂至下街尾。”

根据大埔县国土资源局测绘队对《关于大埔县国营湖寮园林场有关林权地界问题处理的合约》(以下简称“《合约》”)四至范围的测绘图,其中可以在四至范围内明确看到五个高点(其高度分别为:157.3m、154.5m、150.4m、149.1m、158.1m),其中最高点158.1m在四至图的东北方向,且大埔县国土资源局测绘队也已标明该最高点所在地就是五虎山。所以从《山权证》所列的西至界限的走势(慢病站(慈云寺)背龙转五虎山顶直入水明塘窠顶),以及庭审中双方确认的慢病站、磨坊口等地址可以看出,《山权证》的西至的界限并没有包括争议的83.07亩土地在内。

根据《山权证》所列的西至界限的走势,以及庭审中双方确认的慢病站、磨坊口等地址可知,大埔县园林管理所保管的《森林、林木、林地四至范围图》(见原告提交的证据第6页)中的土地范围实际上与《山权证》中的四至描述是相符的。并且根据大埔县政府查明的事实:1976年“大埔县国营湖寮园林场”的土地由县国营示范农场管理,1976年6月成立大埔县城园林卫生管理所,县国营示范农场管理的土地由大埔县城园林卫生管理所管理,1978年9月大埔县城园林卫生管理所改为大埔县城建管理所,1981年10月13日大埔县人民政府为大埔县城建管理所颁发《山权证》,1985年1月大埔县城建管理所分设为城建、园林、环卫管理所,大埔县城建管理所管理的《山权证》中的1500亩土地由大埔县园林管理所管理直至1995年10月20日(这一事实可由行政诉讼案件卷宗第64页证据证明)。所以大埔县园林管理所管理的土地实际就是《山权证》范围内的土地。由此可以判断,大埔县园林管理所保管的《森林、林木、林地四至范围图》实际就是《山权证》中的土地范围。从《森林、林木、林地四至范围图》中的土地界线可以看出,争议土地并不包括在《森林、林木、林地四至范围图》之内。

二、关于大埔县政府将争议的83.07亩土地确认为国有土地是否合法的问题。

(一)大埔县政府在未找到《山权证》的宗地图,也未对《山权证》的四至范围进行测绘并制作测绘图的情况下,只是根据《山权证》的四至内容就认定争议的143.35亩土地中的83.07亩土地在《山权证》范围内,这本身就是没有对事实调查清楚的表现,违反了《广东省土地权属纠纷处理条例》第四条的规定:“人民政府调处土地权属纠纷,必须坚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尊重历史,照顾现实,充分协商,妥善调处。”

(二)根据上文所述,争议的83.07亩土地并不包括在《山权证》范围内,故大埔县政府将争议的83.07亩土地确认为国有土地是不合法的。

(三)大埔县政府将争议的83.07亩土地确认为国有土地确认为国有土地属于适用法规错误。争议土地中的83.07亩土地在《征地协议书》签订之前已经由山四村在管理,并且大埔县政府也是知晓并认可这一事实的。

  第一、1985年6月14日,山子下村与县水保站签订了“县水土保持实验场地用地合同”,将湖寮镇山下村大沙坝方圆0.8平方公里(约1200亩)的沙坝及山地划给县水保站做水土保持实验场地;1989年5月28日,山子下村委会与南源矿泉水公司签订《租用大沙坝土地协议书》,将“东至:县园林管理所山脚分界;西至:石示(zhai)头、寨子坑口;南至:水明塘岗、打石窠山脚;北至:一号拦沙坝”的沙坝谷地租给南源矿泉水公司建设工业区。从《租用大沙坝土地协议书》所描绘的四至范围,以及庭询过程中双方指认的具体地址可知,《租用大沙坝土地协议书》中四至的范围实际上是包括了本案中争议的143.35亩土地的全部范围。由此可知,争议的143.35亩土地在1989年5月28日之后就一直由山子下村在管理。

第二、1996年5月8日,在县人民政府召开的专题会议同意终止经县人民政府同意终止山子下村与县水保站1985年6月14日签订的“县水土保持实验场地用地合同”,县水保站与山子下村于1996年5月9日签订《关于终止县水土保持试验场地的用地合同的协议》(见原告提交的证据第7页),该《协议》明确约定将大沙坝方圆0.8平方公里的沙坝及山地归还给山子下管理区(即山子下村委会)。由于山子下村出租给南源矿泉水公司的土地在山子下村与县水保站签订的“县水土保持实验场地用地合同”范围内,所以争议的143.35亩土地已经由县人民政府召开专题会议决定交回山子下管理区(即山子下村委会)管理。

第三、根据大埔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发布的[1996]8号《县政府常务会议纪要》第五条内容:“同意县国土局关于五虎山庄(大沙坝)开发征用山子下管理区山地、林地补偿问题的意见。”此次县政府常务会议是在1996年7月23日上午召开,与县人民政府在1996年5月8日召开的“同意终止山子下村与县水保站1985年6月14日签订的《县水土保持实验场地用地合同》”专题会议时间相隔很近。所以从[1996]8号《县政府常务会议纪要》第五条内容可知,大埔县国土局和县人民政府在当时均认可了争议的土地属于山子下管理区所有,所以大埔县政府国土局才会申请征用山子下管理区的山地和林地,并且大埔县人民政府才会同意大埔县政府国土局的申请。

第四、大埔县政府明知争议土地中的83.07亩土地已经实际由山子下村委会管理。在(2010)梅埔法民一初字第443号民事案件中,大埔县政府辩称:依据1989年5月28日山子下村委会与南源矿泉水公司签订的《租用大沙坝土地协议书》,山子下村委会早在1985年就已享有讼争土地的所有权、管理使用权和收益权。所以大埔县政府在(2010)梅埔法民一初字第443号案中认为争议的142.35亩土地均属于《租用大沙坝土地协议书》的范围内。而根据《租用大沙坝土地协议书》的内容,《租用大沙坝土地协议书》中的土地实际是在大沙坝方圆0.8平方公里(约1200亩)的沙坝及山地范围内的。所以县水保站与山子下村于1996年5月9日签订《关于终止县水土保持试验场地的用地合同的协议》中的大沙坝方圆0.8平方公里(约1200亩)的沙坝及山地也包括了争议的142.35亩土地,即本案中的争议142.35亩土地在县政府召开专题会议决定的情况下,已经于1996年5月9日完全交回给山子下村委会管理使用。大埔县政府对于这一情况是明知并且认可的,但是大埔县政府却出尔反尔,丝毫不讲诚信,罔顾事实,将争议土地中的83.07亩土地认定为国有。

综上(一)、(二)、(三)点内容,本案中的争议土地权属的认定不适用《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十六的规定,大埔县政府根据《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十六条的规定作出土地权属处理决定是适用法规错误的体现。而大埔县政府之所以如此明目张胆第地罔顾事实、错误适用法规规定,是赤裸裸地利用手中权力侵夺人民群众集体所有财产的表现,希望贵院能够依法制止大埔县政府这种明目张胆侵夺民产的行为,切勿为虎作伥,损害法律的尊严,损害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

三、关于大埔县国土资源局是否收到《关于山四队水平堂岗、打石戈土地权属争议的答复》的问题。

大埔县政府在其《行政上诉状》和庭询中一直主张其未收到过山子下村委会提交的该份《答复》。但是大埔县国土局工作人员在2015年7月3日对山子下村委会主任蓝建忠所作的笔录明确记载了大埔县国土局确实收到了该份《答复》,并且也向山子下村委会主任核实了该份《答复》的真实性。所以大埔县政府所述没有收到该份《答复》是完全不属实的。且山子下村委会主任蓝建忠在一审的庭审中也明确向法庭说明了该份《答复》是真实的,也向法庭详细解释了山子下村委会为什么出具该份《答复》的理由,一审的庭审笔录和法庭同步录音录像已经有详细的记录。

所以大埔县政府所述没有收到该份《答复》是不属实的,该份《答复》的内容真实有效。大埔县政府故意隐瞒对某某村民小组有利的证据,在作出处理决定时未以该份《答复》作为依据,也就是大埔县政府认定争议土地中的59.28亩土地属于山下村和某某村民小组共同所有的处理决定是在没有查清相关事实的情况下作出的,所以大埔县政府对于争议土地中的59.28亩土地权属的认定才会如此荒谬,才会在山子下村委会明确否认是争议土地权属人的情况下,仍然将争议土地中的59.28亩土地认定为山子下村委会和某某村民小组共同所有。对于大埔县政府如此荒谬的处理决定,望贵院依法予以纠正。

以上代理意见请合议庭慎重考虑并予以采纳。

此致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代理人: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

                                      蒋院强律师

                                                 

[返回]

Copyright © 2017 yingke(UISDC) - 赣ICP备18007831号-1